「H的两性专栏」我背着男友偷吃,罪恶感却因为姊妹淘的话而消失

图/Shutterstock

「H的两性专栏」我背着男友偷吃,罪恶感却因为姊妹淘的话而消失

每天我都会收到不同情况的感情问题,在我身边的人,也偶尔会有人把我当作牧师般告解,阐述着他们内心里的秘密,说出他们不为人知的行为!早些年,男人之间的men’s talk比较多,可能是年轻时期的男性朋友,比较容易做错事吧!到了这几年,不管是收到的来信,或者是身边找我诉心事的对象,都变成女性了,甚至连这些做坏事者的性别,也都改变了!

前几天碰到一个三十出头的女性朋友,一阵时间没见面,约了出来吃饭。闲聊之中,我得知她最近生活中比较大的变化是,她认识了一名新的男性友人,而对方很喜欢喝酒,于是她就常常和他两人一起醉倒。我说:「喝酒没关係,没发生事就好」。她说:「有发生事⋯⋯」「嗯⋯⋯」我点了点头,就不再多说了,通常这种情况下,我会等着对方是否是主动想要讲这事,而不是我想是要挖人隐私般地去追问,毕竟,这种事情我也听太多了⋯⋯

我前面没有描述清楚的地方是,这个女性友人有个同居几年稳定交往的男朋友,然而这个男朋友一点都不喜欢喝酒,于是女生就趁着週末,藉口回家住几天陪陪父母亲的空档,和那位新朋友出去喝酒,并且发生关係!我向来不喜欢用正义魔人的形象,去与人家聊这种事情。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,这世界上的对与错,就如假新闻逼死外交官员一样,令人难以判别!我淡淡地说:「会有罪恶感吗?」「一开始会,但后来就不会了⋯⋯」当话题进展至此,我就开始觉得有点想追问了。毕竟罪恶感的消逝究竟是出自于痲痹或者是外在因素,这让我相当在意。

「后来我找了几个姊妹聊过之后,就没什幺罪恶感了⋯⋯」我笑了笑接着说「可以想像,毕竟姊妹之间,大概就跟男性朋友的兄弟情感一样,是会互相包庇的⋯⋯」「我觉得不是耶,我觉得是因为她们都比我夸张,所以我做的事情,在她们看来,实在不算什幺⋯⋯」听到这我不禁失语。我不是道德魔人,但我认为会伤害人的事情,要嘛就是不做,要不就绝对不让任何人知道,总之应该要将伤害减至最低。「反正那男的年底就移民到外国了,她们说,那就玩到那时候吧!」借由这个案例,我很想告诉女孩儿们,找同温层取暖,不是坏事,但如果是找同路人壮胆,为恶,那我就不太建议了!对于这种因为自己被罪恶感影响而企图让身边人也加入自己的恶党,我强烈希望妳们可以远离。毕竟这种因为炮友的关係而产生的后果,我在其他文章里面已经讲过太多,就不赘述。

这篇文章主要是要讲,能够安抚妳罪恶感让它无止尽存在的朋友,并不是好朋友。真正的好朋友会鼓励妳面对它,并且让它彻底消失。

H的新书「知男而不退」火热上市

  「H的两性专栏」我背着男友偷吃,罪恶感却因为姊妹淘的话而消失   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             

【新书资讯请到博客来】

PS:

想要问H感情问题的人,如果方便的话,可以将自己以及对方的国曆(西元)出生年月日,一併写给我,或许我可以看出更多事情。

另外,因为来信真的不少,所以我可能会不定时的分别回覆在我的FB,或是部落格,希望大家可以没事去走走。如果不希望被Po在网页上的读者们,请注明,只不过,这部份的回覆我会摆在最后的最后,因为我会先回答可以公开的案例唷。

还有,因为大家写来的故事大同小异,这样会让我比较难回答,毕竟在回答之余,我还是要兼顾到阅读专栏的读者,因此我希望写问题来的朋友们,可以把你们这段感情里面,最特别的地方,以及你认为和别人不同的地方,清楚的写出来。

感谢大家的支持。

Q&A to H(姊妹淘):service@babyou.com

H的爽报专栏

H的Elle专栏

H的脸书粉丝团

H的作品部落格


上一篇:
下一篇: